南安太妃传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

高太妃的注意力果真被转移了,她想了想道:“到时候朱紫的身体也恢复了,不如双喜临门?”

她看着赵贞,眼神中带着询问。

赵贞看着她,微微点了点头。

母子之间仅靠眼神交流,已经达成了共识,只有朱紫被蒙在鼓里,犹自看着赵梓和赵杉乐得不行,看看这个,亲亲那个,这两个都是她的心肝宝贝啊,是她生命的延续!

高太妃带着赵梓和赵杉离开之后,赵贞命人在延禧居的松林边摆了一个竹榻,铺排好之后,他就扶着朱紫走了过去。

许大夫和侯大夫交代过的,让朱侧妃平时多走动,这样才能早日恢复身体,所以赵贞一到清晨和傍晚天不太热的时候,就扶着她出来走动。

这时候已是夕阳西下时分,阳光穿过松林的过滤斜射而来,照在朱紫身上已经很舒服了。

朱紫躺在竹榻上想心事,赵贞坐在一边看文书,一时之间静谧无比。

在赵贞的悉心照料下,到了赵杉的满月酒前一天,朱紫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。她肤色莹润,行走自如,笑容嫣然,俨然又是一个活色生香的美人了。

这天,赵贞一大早就有事出去了,朱紫由银铃等人陪着,去正房向高太妃请安,顺便看看自己的两个宝贝儿子。

高太妃如今带着两个孙子,心气更足了,瞧着面色红润眼睛明亮,仿佛更年轻了一般。

朱紫一进来,她就吩咐黄莺给朱侧妃准备一个舒服的坐垫,然后招呼着朱紫坐下。

赵梓这时候跟着乳燕从花园回来,听说母亲来了,忙跑了进来。

进来之后,他观察了一番,发现父亲不在,这才大胆地跑到母亲身边,依偎着母亲,亲热个没完。

奶娘红梅听到黄莺的传话,把二公子赵杉也抱了过来给朱侧妃看。

朱紫抱着赵杉,发现赵杉又白又嫩,胖乎乎的,生得很像赵梓小的时候,就在赵杉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。赵梓看母亲亲弟弟,很是妒忌,把自己的脸硬凑了过去,嘴里道:“娘,亲亲!”

朱紫莞尔,忙在他脸上也亲了一下。

高太妃端着一杯清茶喝着,带笑看着朱紫母子三人腻歪。

正在这时,守在外面的女官喜鹊走了进来,禀报道:“王爷带着宫里的人过来了!”

高太妃忙带着朱紫前去迎接。

Ads

“……独阳朱氏长女,柔嘉成性,端庄娴静,温良克俭,躬全懿范,与南安亲王实为良配,册封朱氏为南安王王正妃……”

宣旨的太监被带下去招待了,赵贞也跟着出去了。

朱紫如在梦中,有些恍神。

高太妃看着她不敢置信的样子,也有些心疼,她知道朱紫能够走到今日有多么的不易。

高太妃给银铃使了个眼色。

银铃会意,忙扶着朱紫在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朱紫清醒过来之后,忙起身给太妃行礼。她跪在地下,端端正正给太妃行了个大礼。

行完礼,朱紫抬起头,柔美的大眼睛已经湿润了,却没有多言,声音有些哽咽,沉声道:“谢谢母亲了!”

听她已经改口叫了母亲,高太妃心绪激动,眼睛也有些湿润了,把朱紫扶了起来,道:“以后和贞儿一起好好过日子吧!”

到了晚间,朱紫刚洗过澡,正在妆台前梳理长发,赵贞这才回来了。

清珠和清水忙避了出去。

赵贞原本身子板正,标枪一般直立着,待卧室里正剩下他和朱紫了,他稍稍弯下腰,轻轻道:“小人赵贞给王妃娘娘请安了!”

说罢,抬起头,俊美的脸上微微漾着笑意。

朱紫觉得幸福极了,却摆出大模大样来,高傲地仰着脸,垂下眼帘,瞥了赵贞一眼,伸出左手摆在赵贞面前,老气横秋道:“小贞子,今晚本王妃临幸与你,给本王妃侍寝吧!服侍得好的话,自会好好的赏你!”

说罢,她已经笑不可抑地倒在了赵贞身上。

赵贞带着微笑,半扶半抱地把朱紫弄到了床上。

坐在床上,朱紫一时睡不着,就缠着赵贞聊天。

说起明天的满月酒,朱紫很兴奋,对赵贞说:“一定要把润阳城的贵妇贵女们都请了过来,我要让她们低下她们骄傲的脑袋,匍匐在我的脚下!哈哈!”

朱紫越想越觉得可笑,大笑起来,连眼泪都笑了出来。

Ads

赵贞没有笑。

他看着朱紫,微挑的凤眼看似平静如水,心中却满是理解与包容:“好,我如你所愿,把那些看不起你的女人都请了过来,让她们跪下给你行礼,把你的荣耀显示给她们看,然后斥责她们……”

朱紫一听赵贞给她设想的前景,“扑哧”一声笑了,不好意思地解释道:“赵贞,我只是开玩笑呢!”

她凑了过来,依偎在赵贞身上,低声道:“我才不愿意把杉儿好好的满月酒变成那个样子呢,咱们一家人凑在一起,安安静静在一起就行了!”

又道:“把她们请过来,她们巴不得呢,正好得一个交际机会,回头还要在背后腹诽我!”

赵贞看她居然这么懂事,不由诧异道:“朱紫,你真的长大了!”

朱紫伸手打了他一下,爱娇地笑了。

赵贞拥着她,低声道:“睡吧,明早还要早起呢!”

第二天一大早,朱紫还在睡,赵贞已经起床了。

林蕉瘦送来了韩秀川从金京发来的飞鸽传书。

赵贞展开看完之后,把信纸放在书案上,半晌无言。

他先去见了高太妃。

“母亲,这件事怕是真的和外公府里有关,而且,事情还牵涉到了东枢国。”

高太妃站在窗前,看着外面葱茏的花木,眼中起了一层薄雾。她自从十四岁入宫,和家人见面也不过是每年寥寥的几次。将近三十年过去了,亲人还是亲人,却沾上了权势和利益。

儿子还是娘家,她必须做出选择。

良久,高太妃回过身来,望着静静等待自己回音的赵贞。

赵贞最近又瘦了一点,下巴似乎变尖了,因为面容严肃,俊美的脸看起来有点清寒,凤眼幽黑,如同刚从深海出水的冷玉。他身上穿着一件绣银云纹的白锦常服,黑玉带束腰,显得长身玉立,步履风流。

早晨阳光从他背后照了过来,仿佛能够看到他脸上细细小小的绒毛,使人明白,原来赵贞的脸上还带着少年的轮廓。

高太妃想起来自己这个独子今年刚满二十一岁,他还这样的年轻,却经历了那么多的磨折与苦难。

她是他的母亲,是赋予他生命的人。

高太妃一直深沉地爱着他,她明白,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心软,使他和他爱着的人受到伤害。

高太妃无声地叹了口气,道:“造孽的人,应该为他做的事情付出代价。”

赵贞幽黑的凤眼看着她,向前走了一步,他伸出手握住自己母亲的手。

虽是夏季,可是高太妃的手却有些凉。

赵贞紧握住母亲的手,低头不语,似在思索。

赵贞抬起头,再次看了母亲一眼,眼中有理解,也有感激,他沉声道:“母亲,我发过誓,不会滥杀无辜的!”

说罢,他转身大步离开。

朱紫醒来的时候,发现赵贞已经起床了,床上属于他的位置摆着一个大大的大红锦缎的盒子。

她坐了起来,把这个盒子打开,发现上面是亲王妃用的整套头面,下面是衣物,拿出了一看,朱紫才发现下面原来是一整套的大红色亲王王妃的礼服。

朱紫拿起头面细细翻看,看着上面衔珠的累丝金凤,她百感交集——赵贞那样宠她,可是从来没有给她过带着凤凰寓意的首饰,因为那是正妻才有的,而她只是妾!

朱紫又拿起礼服,把礼服抖开。礼服是用大红色的锦缎制成的,上面绣着翟纹与小轮花,另外还配着玉带,连里面的单衣也配好了。

把这套繁琐的礼服看了一遍又一遍,朱紫还是觉得好似不是真的。

除了她,赵贞从来没有别的女人。

赵贞是她的第一个男人,她是赵贞的第一个女人。

她和赵贞是彼此的唯一。

他们有着结发同枕席的事实,却没有夫妻的名分。

可是,她最在意的不只这些,还有能不能真正成为赵贞的结发妻子。

她想成为能够堂堂正正站在他的身旁,陪着他度过一生、生同衾死同穴的女人。

现在,她终于是赵贞的妻子了,在她十九岁这年!

朱紫鼻子一酸,眼泪流了出来。

从十五岁到现在,整整四年的时间,她爱着赵贞,和赵贞一起生活,可是,她始终只是赵贞的妾室。

返回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《南安太妃传》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