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妖 751、十二路谭腿

夜晚的混乱不堪回首,秦风无数次想逃离这里,直接逃回银城去,都被这两个娘们给拦住了。

一晚上都没怎么睡着,第二天早晨,秦风早早就醒了,简单洗漱过后穿上外套离开房间,独自一人在度假山庄里散步,抒发着胸中的郁气,回想起被两个如狼似虎的娘们折磨的情景,心里就别扭,别扭里却又有些窃喜。

秦风感觉昨晚的经历把自己的三观被完全刷新了,有些失落,又觉得世界打开了另外一扇门,不同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又让他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。多年来坚守的东西在人性面前完全不堪一击,原来自己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刀枪不入,一个凡夫俗子在诱惑面前抵抗力并非自己想的那么强大。

这使秦风对自己产生了巨大的怀疑,随着手中的权柄越来越大,受到引诱和腐蚀的机会就越大,当有一天有人开出一个让自己无法拒绝的筹码,自己还能坚守住底线吗?那么多干部被拉下马,都是没能经得住诱惑,最后越走越远,完全背离的初心,一味满足自己的私欲,道德彻底沦丧,如同开闸放了江河水,被欲望支配行动,完全变了一个人,最后锒铛入狱,或者叛国外逃,没有了回头路,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。

想到这里,秦风不由为自己有些胆战心惊,他真的能始终如一做到不忘初心吗?

清晨的度假山庄安静异常,空气清澈,沁人心扉,到处都静悄悄的,工作人员还没上班,游客们都还在熟睡,除了冬日树木上早起的鸟儿叫唤几声,只有秦风一个人沿着山路漫步。

走着走着,秦风忽然听到一个地方传来呼喊声,像是有人在练习拳脚功夫。这里还有人早起练武,秦风来了兴致,慢慢走了过去。

在一处岩石上,秦风看到一个粗壮矮胖的身影正在练习十二路谭腿,身体闪转腾挪,身影十分的矫健,一套十二路谭腿上下翻飞,攻防俱佳。

拳谚说“练拳不练腿,如同冒失鬼“,因此谭腿也被看成是武术基础训练项目之一。谭腿之风格,动作精悍,配合协调;招数多变,攻防迅疾;节奏鲜明,爆发力强。谭腿之技击,多上下盘同步出击之术,可令对手防不用防。下盘发招讲究腿三寸不过膝,招式小速度快,攻时无被克之虞。上盘进击以劈砸招术最多,力度大,拳势猛。传有歌云:’手是两扇门,全凭腿打人,谭腿四只手,人鬼见了都发愁“。

看得出,练拳的这个矮胖子在这套功夫上浸淫了很多年,十分的娴熟,但到了关键节点却总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,动作明显慢了下来,力道也不足。这可能是先天体质的问题,也可能是天赋的问题,到了一个层次总是很难突破,因此格局和境界始终停留在一个段位上。

练武像所有的门类一样,有的人终其一生都只是个匠人,而有些人却能成为大师,就是那么关键一步虽然看似近在咫尺,却又远在天涯,关键就在悟性和天赋上的区别,一步之遥,却有着天壤之别,判若云泥。

等对方一套拳练完了,从石桌上拿起毛巾擦了擦汗,忽然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,猛回头看到不远不近背着手观看的秦风,这家伙露齿一笑,大声道:“秦老弟,起这么早啊。”

秦风看清楚了,这个矮胖子不是别人,正是山庄的老板王斌。秦风当时就觉得是他,但今天他穿着一身太极服,与昨天见到他时的形象反差太大,一时没敢认,大早晨还有薄雾,看不清脸,所以没认出来。

“王总原来是十二路谭腿的传人,真是失敬失敬啊,这一套十二路谭腿攻防俱佳,着实不错,就算是三五个年轻小伙子也近不了你的身。”秦风夸赞道。

王斌笑道:“惭愧惭愧,秦老弟谬赞了,我是什么水平自己心里清楚,充其量一个三流选手,登不了大雅之堂。”

王斌倒是有自知之明,这倒让秦风不由高看他一眼,人最难得就是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,自我定位总是会把自己拔高一层,很容易自以为是,像王斌这样敢于承认自己只是三流拳师其实是难能可贵的。

“王总过谦了,我刚才远观,发现你练拳时在需要完全发力的时候总感觉力不从心,不知道是身体的原因,还是最初练拳时师傅就是这么教的?”秦风也不想太虚伪,既然王斌这么坦诚,一味赞美对方未必就能起到好的作用。

王斌脸一红,显得有些难为情,摇头苦笑一声,说道:“自然是我自己的问题,师傅是不会错的。提起我师傅,那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。你应该知道,十二路谭腿出自少林,后来传入民间,我上初中的时候也是个十分调皮捣蛋的不安分子,看了电影《少林寺》之后迷恋武侠迷得发疯,偷了我爸的手表卖了两百块钱,然后自己跑去嵩山少林寺学艺。少林寺不收我,我就跪在山门前,跪了三天三夜,终于感动了少林寺一位武僧,他教了我一些简单的拳脚功夫,我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的,又跑回来在学校里整天跟人打架,结果学艺不精,被人打的多,打人的机会少,我这才知道,不是学几个花架子就是真功夫了。”

“呵呵,正常,青少年时期都差不多,年少冲动,自以为是,会犯很多错误,这也是必要过程,人没犯过错误,怎么知道自己的斤两。”秦风笑了起来,回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,也干过太多荒唐的事情,说道:“教你十二路谭腿的师傅是哪位名师?”

王斌说道:“是沧州拳师陆顶天,一代宗师,即便是在沧州这样的武术之乡,陆顶天师傅也是响当当的人物,提起他没有人不竖大拇指的。我是那时候害过一场大病,身体出了点问题,始终气血亏空,到现在也没治愈。陆顶天师傅教我这套拳法时,就说过学拳于我而言只能强身健体,想要成为大家几乎是不可能的。我当时还不服气,可这么多年过去了,始终没能跨过那道坎,练成一个半吊子。现在我也死心了,就强身健体的一个爱好吧,也别想成什么大家了,所以我在人前很少提到自己是十二路谭腿的传人。”

秦风笑了笑,忽然出手,一把抓住了王斌的手腕。王斌大惊,下意识抬腿一觉飞踹过去,力道十分的刚猛。秦风一只手往下一拍,拍在王斌踹过来的小腿骨上,挡住了这次进攻。然而王斌反应也很快,左拳一记炮锤猛击秦风的胸腔。

返回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《官妖》本章换源阅读
X